搜索
歌曲  视频
论坛  文章
于文华名片

 
评论:于文华,把城里的哥哥娶回家
http://www.sina.com.cn 2007年04月02日17:32 新浪娱乐  发布时间: 2007-04-03  浏览次数:22188

    直觉“给出”情为重 感悟“兴寄”意更丰。
  有人就有歌。歌是人的对象化,因此,在本然的文化层面,歌是“人”的另一种指称。纵横驰目中国歌史,从上世纪30年代的《救亡进行曲》到世纪末的《走进新时代》,无不成为一代代中国“人”的象喻。进入新世纪,虽然,当下歌坛存在是歌但少有甚至没有“人”的情况,抑或是歌却溢满于“自我”膨胀的现象,但是,一批词作家和作曲家辛勤耕耘于作歌园地,好歌新作接踵而至,亦为事实。词作家陈特明和作曲家熊纬新创作的歌曲《把城里的哥哥娶回家》便是其中之一。该歌曾获“2004年‘崛起颂’全国优秀歌曲征集活动”创作一等奖,在2005年央视一套全国首届农民春节文艺晚会上演出,并在《词刊》(2006年第五期)、网络等多种媒体上有评论文章。
  陈特明创作的这首歌词在叙事和陈述两方面精心而妙巧。第一,作为反映农村题材的词作,该词以婚姻嫁娶为叙事框架,以情感为主线,以对话式场景的流转为叙事过程。嫁娶是人类永恒的话题,但因为该词破俗立新,以“把城里的哥哥娶回家”为词眼,不仅男嫁女娶,而且男的走出城里,走向山区,所以抓住了百姓热心的话题。然而,作者并没有就此而止,而是随着叙事过程的推进,在此框架下融入了农村需要科技的内容,正如歌词所说:“嫁到山里我能作啥?就要你的脑袋瓜。”这与当下“三农”形式紧密联系,从而赋予了词作鲜明的现实感。历史地看,该词蕴含的知识分子支援农村的意指,延续了自“五四”以来的“到农村、民间去”的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谱系,因此词意深层又有了一种历史厚重感。第二,从歌词的陈述方面来看,恰似信手拈来的词句,其实包含着作者的智识。一首为老百姓写的词作,准确定位表达方式是作品的成功要素。通览词作,词句彰显大众化、口语化和通俗化的特色,诸如“乡里妹子我要回家”等,因此,歌词陈述定位准确。作者还注意运用富有时代气息和乡土特色的词语,如“你做领头羊,No,No,No,我当小管家”等,这不仅有助于作品角色的定位,而且也使词句生动活泼。同时,作者也灵活融入全景式的陈述,诸如“乡下的风景美,乡下的地盘大”,这使表述显得真诚和庄重。总之,歌词的陈述做到了庄谐并举,“既雕既琢,复归于朴”。
  好词是好歌的基础,但好歌是好的词与曲合规律性和合目的性的统一。《把城里的哥哥娶回家》作为一首成功的新作,作曲家熊纬在这方面的独特用心令人信服。浸淫于民间音乐多年、颇有歌曲创作经验的熊纬,在这首歌曲的创作中,没有囿于词作的深层含意,而是始终紧扣歌词中所蕴含的“情感和情趣”,并根据歌词陈述的特点,从主题素材的遴选,到主题乐思的发展,再到曲式结构的设计,从前奏与间奏的布局,到男女声交替演唱的安排,都恰如其分。
  作品的主题素材来自江西省抚州采茶戏的“补背褡”,该素材虽然简短,只含5-3-1-6四个不同音高,却个性鲜明。不仅五声性风格浓郁,而且连续三度(大三度和小三度)的级进(在五声音阶中是级进),使旋律内具张力,同时,其在节奏上是一个八分节奏型接一个后十六节奏型,再接一个切分节奏型,这使得主题素材的性格充满生气,且朴实大方。因此,当该主题素材运用在歌词“大哥大哥你快走吧”(女声)时,词意曲情非常融合。该歌正是以此主题素材为基础,建构全曲,并且在其每次出现时都依词作变化重复或展衍式的发展的,因此,全曲浓郁的民族风格和乡土气息扑面而来,音乐意象可亲可感。一般情况下,歌曲主题素材单纯地这样发展,容易音乐缺少动力。但是,熊纬通过以速度变化为主的布局来造成音乐各部分的鲜明对比,从而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,使全曲音乐的发展既有张力又有机统一。该作品为再现三部性曲式结构,外加一个前奏、间奏(人声)以及一个尾声。前奏,先是由唢呐在近似的散板下奏出两小节的引子,随后是节奏相对密集的女声小组唱的伴唱,接着为一句宽节奏并以宫音延长三拍加一拍休止结束的男声独唱。这样的处理与第一段(每分钟84拍)在速度、音色和调式色彩上(全曲为徵调式,前奏部分是宫调式)形成了强烈对比,颇具艺术性。再现部分把速度加快到每分钟88拍,通过改变主题素材部分音高和音色,使其与前两段产生了鲜明对比。简短的尾声,速度变为了每分钟84拍,并把节奏拉长,音区提高,使其不仅与其他部分对比强烈,而且紧扣“幸福人生赶上好年华”的词意,使蕴含其中的幸福自豪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,也使作品在高潮中圆满结束。
  作为男女声表演唱的创作,除了音乐本身的特色外,男女声进出的安排也是关键,这直接影响甚至决定着作品的品质。从全曲来看,男女声写作表现出东北二人转的音乐思维和特点。第一是直接的情景对话式写作。如“(女)见了我的娘也(男)我就叫妈”等乐句,音乐用对称性的乐节进行相互对答呼应,音乐流畅紧凑;第二是鲜活的语调以及衬词和念腔的运用,与富有生气的音调达到了近乎完美的融合。如“(女)乡里妹子我要回家,(男)哎后面跟着个小尾巴”等,男声旋律巧妙运用了两个小七度大跳音程,这不仅与女声音调形成对答,而且使该乐句极富生气和喜剧色彩;而“No,No,No”等英文念腔的处理,既合乎其趣,又为作品增添了时代感。第三是注重词意的表达。如中间段歌词“乡下的风景美,乡下的地盘大”因为这是全景式描写,所以作曲家安排男女声各唱一句,并运用陈述性音调,高音区,强力度,这合理合情。
  一言以蔽之,词作家陈特明和作曲家熊纬创作的《把城里的哥哥娶回家》情趣浓厚,兴寄旨丰,乡土气息浓郁、时代感强,又情景交融,并通俗易懂,畅若行云。正因为该作品有这样的特色,又有亲情歌者于文华和尹相杰担纲演唱和强力打造的MTV等媒体宣传,所以,该作品在较短的时间内便引起了百姓的关注。应该说,《把城里的哥哥娶回家》,作为一部通俗性的男女声表演唱歌曲,为当下同类体裁的创作增添了亮点;作为表现当代农村题材的表演唱作品,其不仅紧密联系时势,充分表现了对当前形势的真切关怀,而且鲜明地反映了当下农民的愿望,透出了对“人”的真诚关爱之情。因此,从历史的角度看,这首歌很有可能会成为庚续自《翻身道情》(抗日战争时期)、《王二嫂过年》(解放战争时期)、《逛新城》(1961年)等以来的同类题材的表演唱歌曲史的作品之一。程兴旺/文
 
 

版权所有 于文华官方网站
网站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78954号
Copyright © 2003-2010 yuwenhua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